股票代码 01685.HK 博耳产品 ENGLISH 繁體中文

点击咨询

技术支持Technical support

未来已来 寻求泛在电力物联网解决之“道”

公司名称:发布时间:2019-07-12浏览次数:241

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

 

18世纪60年代,当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帷幕悄然拉起,人们既惊叹于机器生产的优质与高效,又担心大规模的机器应用于生产将大大冲击原有手工业者的地位。然而,大机器生产虽然一定程度上冲击了家庭小作坊式的手工业者,却催生出更多更高效的岗位,从此,西方一些资本主义国家走上了发展快车道。

 

19世纪60年代后期,人类开始了第二次工业革命,人类开始正式进入“电气时代”。自此,人类开始了更进一步的狂飙式发展。

 

人们普遍认为,计算机及信息技术革命被称之为“第三次工业革命”,人类进入了IT(information technology)时代。然而,随着近年来信息技术的长足发展,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等新兴热点被人们普遍接受并发挥潜力。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他的《未来已来》一书中写道:“目前,我们正在进入从IT时代到DT(Data technology)时代的转型阶段”。万物互联、万物共享的互联网思维方式已经渗透入普罗大众生活的方方面面并被习以为常。在新的时代浪潮下,面对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售电增速放缓、新商业模式的冲击与交混,电网企业究竟该何去何从?

 

2019年1月,国网公司“两会”正式提出全面推进“三型两网” 建设, 加快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能源互联网企业的战略部署。“三型两网”中的三型指的是:平台型、枢纽型、共享型,而两网则是指“坚强智能电网(SG)”和“泛在电力物联网(IOTE)”。对于坚强智能电网这一提法,我们已经十分熟悉,那么究竟什么是泛在电力物联网呢?

 

泛在即无处不在,泛在物联指代的就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人、任何物之间的信息连接和交互。泛在电力物联网是泛在物联网在电力行业的具体表现形式和应用落地。按照国家电网公司《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大纲》上的说法:泛在电力物联网将电力用户及其设备,电网企业及其设备,发电企业及其设备,供应商及其设备,以及人和物连接起来,产生共享数据,为用户、电网、发电、供应商和政府社会服务;以电网为枢纽,发挥平台和共享作用,为全行业和更多市场主体发展创造更大机遇,提供价值服务。

 

泛在电力物联网包括感知层、网络层、平台层和应用层。涉及传感技术(数据采集)、通信技术(数据传输)、信息技术(数据管理、分析、应用)三层底层技术。这是从技术层面对泛在电力物联网进行划分,那么如何从更多方面理解泛在电力物联网呢?我认为,要深入理解泛在电力物联网,必须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新时代电网企业转型压力及客观要求

 

首先是电网企业内部自身面临的问题与压力。众所周知,随着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目前电网的规模和复杂程度已经远远超过十年前甚至五年以前,接入电网的设备类型和数量也急剧增加。一方面是企业的用工人数平缓增加,另一方面是新设备、新工艺、新技术层出不穷急剧增加。电网俨然已经成为一个连接电力用户、电网企业、发电企业、供应商等的大型电力生态系统。在坚强智能电网即将建成(2020年)之际,新的问题迫使电网企业亟需寻找新的解决方案,于是泛在电力物联网这一新兴理念顺理而生。

 

泛在电力物联网实际上是在认识到新时代电网发展问题后的新思路、新理念、新战略,虽然和“坚强智能电网”有部分重叠,但是绝不能认为泛在电力物联网仅仅是坚强智能电网的补充和备份。实际上,泛在电力物联网是一张全新的网络,是人类社会发展到DT时代电网形态必须经历的必要阶段。互联网经济、数字经济等新的社会经济形态极大地改变了日常生活,同时电网形态也必须适应社会经济形态的变化,泛在电力物联网这一伟大构想的提出恰好满足了电网发展内在需要。

 

2019年 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清理电价附加收费,降低制造业用电成本,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低10%。”这是继2018年电价降低10%后的第二次大幅度电费降价。作为有责任的大型央企,国家电网公司将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党中央、国务院的决定,并且以高度责任感履行大型央企的社会责任。但是同时也要看到,经过两轮电价降低后,电网企业利润将更加微薄。如何应对一方面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大,电量增量放缓的市场压力,另一方面市场开放,输配电价格降低带来的售电压力,都是目前公司亟需解决的问题。

 

泛在电力物联网这一新理念的提出,将对企业上述压力解决提供全新思路。泛在电力物联网的全面建设,实际上是利用互联网思维和用户思维打造所谓“平台型、枢纽型、共享型”企业。电网企业将不仅仅是作为传统意义上的售电方,而是在售电的同时作为一个平台型企业为发电企业、用电客户、供应商等提供交易平台,共享改革红利同时开拓新的利润增长点。这种模式的转变,实际上是一种典型的共享互利型经济模式。这种平台、枢纽、共享思路,不会是零和博弈,而是普惠性质的经济模式,将对各方参与者带来切实利益与好处。

 

二、技术的更新迭代与全球化形势(贸易战背景)下国际竞争

 

中美“贸易战”聚焦了整个世界的眼球。美国不遗余力以一国之力封锁华为,本质上就是不甘心美国失去在5G等关键技术上的优势。回想起来,我国电网也曾经经历过“卡脖子”阶段,这不得不让我们重新正视起来技术创新和科技自立的问题来。

 

在1985年开工的我国第一个商业运行的大容量远距离直流输电工程--500千伏葛上直流输电工程中,由于技术受制于人,我们就尝尽了苦头。由于当时我国并未掌握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也无法独立自主生产设备,所以在整个工程建设过程中处处受到制约。一方面是由于技术垄断,所以价格不透明并且价格虚高。所有零配件无法自主生产,整个施工及项目完全被国外厂家所掌控,毫无自主权。二是由于自己没有掌握核心及关键技术,不能因地制宜设计出适宜于我国特殊地形气候等的电力设备。所以在施工过程中许多设备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因为外国厂家没有实地了解中国地形地貌等情况而我国又不能独立自主生产。经历过那段屈辱岁月,我们深刻认识到“核心技术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个基本道理。在几代电力人艰苦卓绝的努力下,我国不仅攻克了500千伏直流输电技术,更是在±800千伏直流输电和交流1100输电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然而,以特高压为骨架的“坚强智能电网”主要承载的是能源流及业务流,面对“我们正经历从IT时代到DT时代的转型阶段”这一基本事实,我们迫切需要另一张网来承载呈爆炸式增长的数据流。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提出则正是这一问题的解决之道。

 

目前,社会信息量呈爆炸式几何级数增长。人们逐渐意识到,当今社会是一个数据价值凸显的社会,数据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和价值。2019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要“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新型产业集群,壮大数字经济”。

 

对电网企业而言,运检、财务、建设、人资等传统信息与分布式移动终端、智能采集单元等新兴海量信息用传统的技术和思路已经无法处理,我们迫切需要新的数据和信息处理手段,而大数据相关技术则为我们提供了现成的思路和手段。利用云计算、分布式处理技术、存储技术和感知技术等大数据相关技术对海量信息进行深入挖掘、分析,可以有效处理并利用海量信息,从数据中挖掘和寻找价值。而5G技术以其增强移动带宽(eMBB)、海量机器类通信(mMTC)、超可靠低延时(uRLLC)这三个显著优势使得电网泛在物联成为可能,泛在电力物联网将可以拥有海量的接入用户,并且在5G技术支撑作用下实现超高的接入速率和极低的传输延时。

 

国网为进一步加速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正加速打造电力物联网系列“国网芯”,制定泛在电力物联网关键技术研究框架,完成关键技术攻关及物联网战略新兴技术在泛在电力物联网的应用落地。我们可以认为,相关前沿技术促进了“泛在电力物联网”的建设发展,同时“泛在电力物联网”又极大地促进了新技术的创新和落地。在中美两国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和华为被美国封锁的形势下,通过“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加速刺激科技创新,正是电网在全球化局面下应对技术封锁的解决之“道”。

 

三、生态文明建设与可持续发展要求

 

党的十九大报告庄严提出“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奋斗”这一重要概念。社会主义现代化奋斗目标中的“美丽”与“五位一体”总布局的“生态文明建设”实现完美对接。

 

目前,环境污染问题仍旧是困扰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主要问题之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电能作为人类目前最主要的二次能源形式在人们日常生产生活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如何充分利用电能清洁高效绿色环保的特点,在全球范围内实现电能替代是目前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课题,而“泛在电力物联网”则提供了可行的解决之道。

 

以特高压为骨架的“坚强智能电网”,大大提高了电能输送距离和输送能力,有效促进跨区域能源合理配置,对促进清洁能源消纳具有重要意义。“坚强智能电网”主要是从供给侧而言的,坚强智能电网体系可以大容量远距离调配电能,从供给侧改善电能的供应;而“泛在电力物联网”则是从需求侧而言的,泛在电力物联网系统可以更加精准合理地调配电能,从需求侧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坚强智能电网”就好比是“乾坤大挪移”,可以将我国西部地区清洁廉价的电能转移到东部地区;“泛在电力物联网”就好比是“北冥神功”,电网可以吸收千家万户用不完的电能同时配置给缺电的用户。

 

泛在电力物联网之所以能对生态文明建设产生巨大作用,关键就在于它可以大大促进清洁能源消纳。前面提到,“泛在电力物联网”就好比是“北冥神功”,可以聚合调配一切可用电能,其典型场景是虚拟电厂。它将分布式发电装置(DG)、储能系统、可控负荷、电动汽车等各种不同形式的分布式电源(DER)聚合成实体,利用先进的控制、计量、通信等技术实现多种类型的分布式能源协调优化运行,促进清洁能源的消纳和资源的合理优化配置。

 

建设“泛在电力物联网”,将可以全面深度感知源网荷储设备运行、状态和环境信息并构建电力交易平台。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好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用市场化的方法鼓励并引导各种类型用户自发参与到电力交易过程中,达到调峰调频、削峰填谷的目的并有效缓解弃风弃光等现象的发生,有力促进清洁能源消纳。在生态环境问题日益严峻的今天,泛在电力物联网提供了能源方向的解决之“道”。

 

四、促进经济发展、共享改革红利、助力中国制造2025

 

自今年3月国家电网公司召开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动员会后,资本市场上出现了一股泛在电力物联网相关概念股的“涨停潮”,许多互联网公司大佬也纷纷表态并支持“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周鸿祎、雷军、董明珠、杨元庆等互联网公司或传统制造业老总纷纷表示机会来了,希望在这个大的产业上分一杯羹。

 

当前,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加上贸易战的影响,我们迫切需要许多强劲有力的经济增长引擎来刺激经济进一步健康发展。以往的电网投资,很少有涉及整个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投资,所以相对而言电网投资与建设对于整个产业链的拉动作用不明显。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则是以共享、互惠的思维将整个产业链甚至互联网企业、制造业等企业纳入其中,通过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达到多方共赢的良好局面。

 

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对于经济的促进作用主要体现在对外业务上。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对外就是要打造涵盖政府、终端客户、产业链上下游的智慧能源综合服务平台,为新兴业务引流用户和为电网企业和新兴业务主体赋能。通过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释放市场潜力,达到带动相关产业发展的目的。

 

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还可以通过培育发展新兴业务来一方面拓展公司利润增长点,另一方面服务小微企业共享改革红利。通过大力培育和发展综合能源服务、互联网金融、大数据运营、 大数据征信、 光伏云网、三站合一、线上供应链金融、虚拟电厂、基于区块链的新型能源服务、智能制造、“国网芯” 和结合5G的通信、杆塔等资源商业化运营等新兴业务来极大地拓展公司业务面,为电价降低后的电网企业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同时,通过与国内外知名企业、高校、科研机构等建立常态合作机制,形成新兴产业孵化运营机制,可以进一步促进相关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发展。

 

泛在电力物联网的建设同时还契合了我国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计划。根据国务院印发的《中国制造2025》,中国计划到2020年,基本实现工业化,2025年制造业整体素质大幅提升,到2035年,我国制造业整体达到世界制造强国阵营中等水平。而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制造业大国地位更加巩固,综合实力进入世界制造强国前列。通过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打造能源互联网产业生态圈,建设好国家双创示范基地,将有效适应“大众创新、万众创新”的大形势,为我国相关制造业发展注入强大动力。在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国际竞争日益加剧的今天,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将为拉动内需和助力中国制造2025提高解决之“道”。

 

中国儒家经典《礼记·大学》里有一句话“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在这个瞬息万变的社会中,唯有不断与时俱进、推陈出新、拥抱时代才能适应日新月益社会经济的发展。人如此,企业如此,团体如此,国家亦如此。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提出,是人类社会进入“DT时代”与电网发展数字化、智能化的客观要求,是不以人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我们唯有主动适应时代,加速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助力电网数字化转型,方可在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寻找到生存之“道”。(来源:中电新闻网)

用户平台
在线咨询